组图丨直击毒品销毁现场 重庆今日集中销毁1.2吨毒品

如意生活网   2019-06-16 16:43:22   【打印本页】   浏览:75630次

时至此刻,众人的兵器尽皆是去势未尽,余势未减,正是无法再次发动攻击的间隙之期,也就在这个时侯,斗篷客身形蓦然旋转急坠之时,其一双拳头倏然动了,而且动得非常厉害。瘦弱和尚不声不响地翻身而起,用像是看着洪荒猛兽般的异样目光,定定地盯着斗篷客,一时之间无所适从,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他很不凡,毕竟是能够毙杀半步大能的存在,终究是扳回一城,骑在朱阁阁的背上,扯着两只猪耳朵狂笑,比挖到祖圣之地的坟墓还要兴奋。

年轻乞丐上前一步,轻轻一拉鱼欣儿的手腕,绵软轻触之时,两人俱皆是微微一颤。“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几个修为明明早就到了传奇,却生生压在半步传奇境界!”齐非凡问道。

  口岸经济系列――

  新华网北京6月3日(杨晓波 汪亚)人流如织、货物满目、车辆穿梭……中缅边境口岸贸易一片繁荣。近年来,随着中缅边境的稳定,双边贸易不断发展,边境贸易进出口额逐年增长,边民互市贸易日趋活跃,口岸活力不断攀升。

  记者在德宏州瑞丽、临沧市清水河及南伞三个口岸看到,随着边境局势的稳定,口岸改革创新不断,边境两国人民经济交往活跃,老百姓的“钱袋子”也鼓了起来,这其中离不开边疆党政军警民合力的贡献。

  “小口岸”蕴藏大动能

  “界碑在城中,一城连两国。”近年来,在云南与缅甸接壤一带,边贸发展不断繁荣。

  2017年,瑞丽已经成为中国对缅贸易出口最大陆路口岸,是通向东南亚、南亚的重要门户。

  2018年,当地实现进出口贸易总额716.9亿元,日均196.41万元;出入境人流量1923.03万人次,日均5.27万人次;出入境车流量518.03万辆次,日均1.42万辆次。姐告口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数字背后是中缅两国人民稳定的经济交往。

  清水河口岸2004年才从二类口岸升为一类口岸,到2018年全年已实现25.34亿元的贸易额,日成交720万元左右。此外,2018年全年实现通关人数达105万人,总货物量96.6万吨。

南伞口岸车流穿梭。杨晓波 摄

  在南伞口岸,记者看到不时有缅方车辆进入中国,通关速度很快。镇康县商务局局长黄志华介绍,南伞口岸虽然还只是国家二类口岸,南伞口岸各项经济指标正逐年递增,2018年,实现进出口货值6亿元,同比增长59.8%;口岸出入境人员185.5万人次,同比增长27.4%;出入境车辆33.3万辆次,同比增长17.1%。

  随着人流、物流、资金流等交流频繁,边民互市在几个口岸高度繁荣,从边贸结构上看,占到整个贸易的一半以上。我国更多以进口甘蔗、橡胶、茶叶等农特产品为主,而缅甸更多以进口日化用品、建筑材料、机械设备等产品为主。

  “市场每5天开放一次,每个集市开放的时候,一大早会非常热闹,有非常多的缅甸人来这里采购日常用品。自己会拿一些家里吃不完的蔬菜来这里卖,可以赚些钱贴补家用。”在当地137号边民互市贸易市场卖菜的耿马佤族自治县色树坝村村民李小召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解到,随着口岸贸易的活跃,实施边民互市贸易后,有些边境小额贸易进口商品税费成本下降,低于进口走私成本,从而运用经济手段规范了贸易秩序,起到了遏制走私的作用。

  口岸经济的繁荣,在边疆民族地区社会稳定、百姓生活改善、脱贫攻坚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改革创新激发边贸活力

  近年来,在云南边疆地区口岸发展上,各地在行政机制上不断优化,精简流程,推出一系列便利措施,大大便捷了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成本。

瑞丽口岸。杨晓波 摄

  在瑞丽口岸,自2014年开始,海关业务现场正式启动通关无纸化作业改革。到了2018年,共办理无纸化通关报关单7.9万票,无纸化率99.73%,基本实现无纸化全覆盖。

  此外,还推出全国通关一体化改革,实现“一个标准、一套程序、一个声音”。在通关模式改革举措“一次申报、分步处置”的创新,大幅压缩货物通关时间,降低企业通关成本,提升通关效率。同时,还不断优化税收征管作业方式,压缩货物通关时间,持续推进通关便利化措施,持续优化口岸营商环境,强化科技创新监管……

  2017年12月11日,瑞丽口岸联检中心查验货场与大通待检货场实现两场联动,创新瑞丽口岸物流监管模式,提高车辆通行效率,同时也提高了贸易额的增长速度。

  随着主动融入“一带一路”、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等重大部署的稳步推进,临沧沿边改革创新进一步加大。

  “为了便于查验、保证查验质量、降低查验通关时间,南伞海关、南伞边境检查站采取‘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通过‘三个一’通关便捷模式的开展,有效降低货物查验通关时间,通关便利化水平得到大幅提升。2016年以来,贸易额有了非常显著的变化。”黄志华也介绍道。

  同为对缅边境口岸,几个口岸之间更多的是差异化发展,比如清水河口岸去往南亚的地理位置优势,瑞丽口岸正扩大开放力度……

  与此同时,随着简政放权推进,这几年边贸经济快速发展,也带来了发展的“烦恼”。过去的设施已经不能够满足现在的需要。比如在瑞丽姐告口岸,“一国门两通道”,现有通道基础设施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通关需求,拥堵现象突出。

  在清水河口岸和南伞口岸也面临者同样的问题,此外,南伞口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的不便,给发展带来一些掣肘,在此领域持续完善后,口岸贸易往来水平将有极大提高。

  国门党建工程铸就发展坚强后盾

  “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一个边民就是一个哨兵。”

  稳定的环境对贸易往来的意义不言而喻,如何打牢筑稳这一艰巨任务,边疆的党员干部想出了不少实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云南边境各地区,近年来始终把加强国门党建作为贯穿社会治理和基层建设的主线,打造国门党建品牌。

  德宏州三面与缅甸接壤,国境线长503.8公里,是中国通向印度洋最安全、最便捷、最经济的陆上通道。

  面对特殊地理位置,德宏州牢固树立“党建强、人心聚、边疆稳、事业兴”的工作理念,以“组织建设联强、基层阵地联建、强边固防联抓、标兵模范联创”为抓手,扎实开展军警地基层党组织联建共创活动,打造了“国门党建”品牌,在边疆稳定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这是推动瑞丽口岸贸易繁荣的关键因素。

  在临沧市了解到,该市深入开展党政军警民“五位一体”党建工作,以提升边疆基层党组织组织力为重点,切实为把边疆民族地区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推动发展的坚强堡垒、维护稳定的坚固基石、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建设中走在前列提供坚强的组织保证。

  其中,南伞口岸所在的镇康县,积极探索国门党建,尤其是在激活口岸边贸发展上进行了积极尝试。镇康县组织部介绍,2017年以来,采取“联合建”的方式,在南伞口岸成立了“国门党工委”,通过“口岸事项一起议、便捷通关一起办”的工作原则,凝聚了部门间的信心,同时也提高了办事效率,极大地激发了口岸经济发展活力。

  2017年8月,云南省委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边疆党建长廊建设的意见》,紧扣边疆民族地区基层党组织守土固边、脱贫攻坚、服务开放、维护团结、凝聚人心的职责,以“五个深化、推进五边”为抓手,深化政治引领、推进组织强边,深化“国门党建”、推进开放活边,深化抓基层党建促脱贫攻坚、推进富民兴边,在祖国西南边疆筑起一道亮丽的红色风景线。

“哈哈哈……”许多观战的强者在哀叹,虽然他们不见得多喜欢邱狼,但是看到顺安府的邱狼被无名压了下去之后,依然有种不甘的感觉。

  中新网重庆6月14日电 (记者 钟旖)“我不想在‘解甲归田’时,(给人印象)只是唱过几首特别红的流行歌,流行会像流星一样过去。我希望《昭君出塞》如恒星般,在艺术史上一直闪闪发光。”14日,中国青年表演艺术家李玉刚携大型诗意歌舞剧《昭君出塞》登陆重庆大剧院,他在演出前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图为《昭君出塞》演出照。 重庆大剧院供 摄
图为《昭君出塞》演出照。 重庆大剧院供

  自2013年启动筹备,数易其稿的大型诗意歌舞剧《昭君出塞》通过“争艳”“宫怨”“对局”“迎亲”“光阴”“灵山”“翱翔”七个篇章,完整演绎出“和平使者”王昭君为宁息战乱而出塞和亲,给草原带去中原文明、促进各民族间经济文化交流的历史佳话。

  身为中国歌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的李玉刚是以反串特色表演为人熟知的,这也是他将歌舞剧定义为“诗意”的原因之一。李玉刚说:“由一个男人来演女人,在扮演的艺术形式上不是真实的;时而实时而虚的舞台时空间表现,也如国画里的写意画法。”

图为《昭君出塞》演出照。 重庆大剧院供图 摄
图为《昭君出塞》演出照。 重庆大剧院供图

  “与昭君16岁远离故土一样,我也是从十几岁离开家乡,有在外漂泊的心路历程。”李玉刚坦言,在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中,自己对王昭君情有独钟,内心的共鸣为塑造人物、表达艺术提供了助力。把昭君出塞的故事做成完整的歌舞剧,是他“孤注一掷”的坚持。

  为将这份感同身受更好地搬上舞台,2013年夏,李玉刚与当时的制作团队一道重走“昭君出塞路”。从湖北秭归昭君故里一路向北,至陕西西安(古长安),再往内蒙古。3000多公里路程,李玉刚对漫天风沙与刺骨寒冷皆有体会。他说:“路途虽有劳累,但回想当年昭君经历的危险,显得不值得一提。此行激励我,一定要把昭君出塞的精神、历史价值传达出来。”

  李玉刚认为,所有的艺术作品都会留在历史中。艺术从业者应在有生之年认真创作,多出好的作品。以自己的榜样梅兰芳为例,其作品已成人类宝贵的文化财富。这也是李玉刚不懈努力的方向和动力。

  《昭君出塞》曾于2015年在北京首演,此次改版将音乐、舞美及服装作了全面升级,耗资巨大。彼时周遭有劝他放弃的声音,但他仍决意改版演绎。

  谈及原因,李玉刚说,“《昭君出塞》是我艺术道路上一部重要的作品。我希望它成为我艺术生涯里无怨无悔的礼物。”

“镇国公所说一事,鱼某从府中护卫军官的口中了解了一二,其说法与镇国公所言并无出入之处,只是当鱼某问及欣儿挟持一事时,小女只说是斗篷客看上了大紫马,生了抢马之心,对小女倒是并无伤害之举的。无名的撼山印再度猛劈了下去,力量犹如一座巨大的山脉一般。说完话后,带队军官侧身一让,王姓青年当先开路,小莲、小月一左一右拥着欣儿向外走去,四名军武之人则是直等着众人出门之后,这才一左一右分成了两拨跟了上去。

本文链接:http://sizefac.com/2019-06-05/71404.html


[责任编辑: 邓钞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