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

如意生活网   2019-05-25 11:11:08   【打印本页】   浏览:59884次

“这人如此厉害,只怕温世阳都未必是对手!”他打开院门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位高大健壮的青袍少年,不觉眼前一亮,刚才还直挺挺的身板顿时又习惯性佝偻了下去。“李少侠,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你只要想一想最近的近半个月巴郡城有什么大事发生过!”此刻,白衣少年独远略显回忆大胆提醒推测。

这个时候还想以言语动摇他的决心,真是妄想。“极为精纯的随气凝聚而成,都快要变成随液了,远高于平常的随石。”随术世家的天才忍不住动容。

  美国市场大部分罗非鱼从中国进口 记者调查:加征关税到底害了谁?

  美国单方面挑起的贸易摩擦,引起了市场对美国贸易和投资环境的普遍担忧,美方的行为表面针对中国,但最终伤害的是美国自身。

  美国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包括罗非鱼在内的水产品也位列其中,记者在广东茂名一家罗非鱼加工生产企业却看到,为了赶美国客户的订单,工人们都在加班加点忙碌着。

  广东省茂名市金诚冷冻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彭德萍:我们现在光5月份,接到美国订单就有30多条柜,目前客商人员要求我们尽快出货给他们,所以我们目前美国订单的量还是很大的。

  中国产罗非鱼由于肉质鲜美,品质上乘,一直深受海外市场欢迎。茂名市罗非鱼协会会长王伯顺告诉记者,现在茂名罗非鱼出口加工来自美国的订单不仅没有断,客户还主动要求承担由关税加征带来的成本,明确表示不愿意放弃与中国供应商的贸易关系。

  广东省茂名市罗非鱼协会会长 王伯顺:美国客户陆陆续续在给我们下订单,希望把生意先做起来,不想中断这个业务,他们也来承担一些因为这次加征关税上涨带来的成本,他们已经主动承担70%,我们才承担30%。

  加征关税未影响美国客户购买意愿

  事实上,从去年中美贸易争端出现之时,国内不少水产企业已经开始调整生产策略。在广东珠海,白蕉海鲈鱼是珠海的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年产量12.28万吨,约占全国的50%以上,在这一轮加征关税之前,开拓国内市场就成为发展的重中之重。

  珠海市农产品流通协会会长 黄锦忠:新疆和西藏的市场也开拓了,也搞得很好,所以我们出口海鲈,美国打贸易战对我们影响不大。

  去年加税使美经济损失78亿美元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表的研究论文指出,2018年美国对其贸易伙伴加征的关税以及对方国家对美国征收的报复性关税,已使美国经济损失78亿美元。关税造成美国消费者和生产商每年需承担688亿美元的成本。

  加税使美每年减少93.4万就业岗位

  美国商务咨询机构“全球贸易伙伴关系”的研究报告显示,对价值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以及对进口钢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将导致美国每年减少93.4万个就业岗位。

  美方行为最终伤害美国自身

  专家表示,美方行径引起了市场对美国贸易和投资环境的普遍担忧,美方的行为表面针对中国,但最终伤害的是美国自身,不仅会使其丧失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还会影响成百上千的美国关联企业,将会动摇国际社会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稳定的信心。美方自作聪明的结果必然只会自食其果。

  中国国际贸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李永:特朗普号称从中国征收了很多的关税,其实这是一个典型的造假。造假其实是想欺骗美国的民众,让美国民众相信这场贸易战是对他们有利的。但是事实上完全是相反,贸易战是扭曲了贸易的利益分配,扭曲了百姓的福利。就是扭曲了这种贸易的互利共赢的逻辑关系,它是反规律的,反规律的一定就会失败。

石暴丹田气海之处的小气团,在玄冰冷意的不断侵袭之下,急剧收缩到了黄豆般大小,看上去致密厚实,犹若实体一般。随后,石暴抓紧了大铁锅的两个耳朵,上下颠了数下之后,又将一小把盐和少量的酱油放入了大铁锅中,再次双手颠勺十余下后,石暴盖上了锅盖,将大铁锅置于一边。

  《音乐家》今日上映,讲述冼星海在哈萨克斯坦创作《黄河大合唱》传奇经历,新京报专访主演

  胡军 拉小提琴不用替身全靠“家底”

  音乐家冼星海作曲创作的《黄河大合唱》被称为“中华民族的史诗”,但他在生命中最后几年孤身一人滞留国外哈萨克斯坦的传奇经历却很少有人提起。今年恰逢《黄河大合唱》延安首演80周年,电影《音乐家》获得冼星海女儿冼妮娜授权,特别选取了冼星海这段传奇历史,由胡军演绎冼星海,重现《黄河大合唱》的完整作曲修改过程。影片《音乐家》于今日上映,新京报专访主演胡军和片中饰演冼星海妻子钱韵玲的袁泉,还原音乐家冼星海旅居哈萨克斯坦鲜为人知的经历。

  找胡军看中他出身音乐世家

  影片《音乐家》讲述了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冼星海在莫斯科参加后期制作工作,突然爆发的战争使得他流离失所,几经辗转来到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在极端寒冷和饥饿的残酷环境下,冼星海幸得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救助,在此期间他创作了《神圣之战》、《阿曼盖尔达》等经典作品并修改完成了《黄河大合唱》,用音乐治愈了战争中百姓苦难的心灵。

  多以硬汉形象出镜的胡军坦言,接到剧本时很感动也很惊讶,“导演和制片人沈健找到我,告诉我冼星海其实是个很有力量的人。当然他的力量不是表现在外面,不是表现他怎么勇猛,他毕竟还是个音乐家,而且他们也查到了我的家史,我也是出身音乐世家,所以在音乐方面我也很能代入。”胡军的父亲胡宝善和伯父胡松华分别是著名男中音、男高音歌唱家,他们更是冼星海的崇拜者。

  为了饰演出冼星海的神韵,胡军在片中亲自上阵、零替身完成了所有关于音乐的镜头。对此,胡军自嘲道:“我小时候被逼着学小提琴,这么多年虽然半途而废,没坚持学下去,但姿势没忘,所以捡起来一招一式还是挺像样的,拍摄时他们给我找来一个小提琴演奏家,让我拉些片段还行,如果整个曲子就困难。”

  ■ 对话胡军、袁泉

  有不好的声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新京报:你认为电影中对历史的还原度怎么样?很多人好奇为什么要改编他创作生涯的那五年?

  胡军:大家都对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耳熟能详,但后来导演处理的时候采用了一个小礼堂镜头来动情展现,长头发、骨瘦嶙柴的冼星海说“现在要为我的祖国演奏一场乐曲,虽然她在遥远的地方,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听到。”之后用各种民族乐器奏起了《黄河大合唱》,“啪”的一下,镜头又转向了延安,所有人连袁泉都穿着中山装在交响乐曲大合唱中。来回情景的这种切换,体现的就是冼星海当时脑中的画面。虽然没有大合唱,只是指挥这个乐曲,但他闭眼睛的时候,一切过去和《黄河大合唱》就在他眼前,像这场最后的戏,大概就是电影的美妙之处。

  新京报:国产人物传记类型片并不多,常被贴上主旋律的标签,如何让对它有疏远感的年轻观众更感兴趣?

  胡军:讲音乐家的片更是凤毛麟角,我并不期盼他们(年轻观众)都能真正走进电影院去了解,我觉得看一部电影、看一场话剧都是缘分。你再怎么宣传人家对你的题材不感兴趣不来,这是没法苛求的。但作为演员的基本心理,不管考不考虑市场,都愿意演一部戏让更多的人去看,都希望大家评价,如果有不好的声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起码你还去看,你还讨论它了。

  新京报:你和胡军之前好像没合作过?如何在对手戏不多的情况下建立默契?拍摄的时候比较多的是靠想象?

  袁泉:就是隔空相望的体验,但是因为拍的时候非常短,因为我的戏量就那么几场戏,当时两个国家的人们面临着非常残酷的战争现状,不管在哈国还是中国,对胜利的希望和对见不到的对方的思念其实是一样的。其实每个人对这种思念之情和生离死别都会有很深的感悟。

  新京报:你会回看自己的作品吗?看到银幕上的自己是什么感受?

  袁泉:每次基本都在首映礼上看吧,有时间就去看,如果没有时间去看可能比观众看得还晚(笑),看的时候在可能猜到自己快要出来的瞬间就会有点紧张,但看别人的戏时就特别坦然,像在《音乐家》里我就不是看自己,觉得胡军老师、哈国演员们演得真好,可以完全把你带到这个戏里。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录音整理/实习生 赵姗姗

夜色就是这样降临了,漆黑无边夜色突然而立山城,这巴郡作为中原的山地起伏的夜城,夜空之下四处黑暗无比,不但如此,而且整个巴郡因地处群山凸起谷底,夜色之时还是整个郡城会白雾四起,所以夜色之中巴郡就如一颗璀璨的夜色明珠那样曾现在夜空夜色之下异常没了。在如此大好的天气下,又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内,明知敌人就在眼前,但却无法观察到敌人的存在,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袁无极侃侃而谈,话说至此,倏然语气一顿,看向了皱眉聆听的石暴。

本文链接:http://sizefac.com/2019-05-09/59640.html


[责任编辑: 冷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