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东钱湖打造更美“国际客厅”

如意生活网   2019-05-21 05:15:57   【打印本页】   浏览:83401次

“贵客,请留步,老者愿意那冥道噬魂刀剑换你的玄阶炎龙丹,不知道贵客可否愿意,”药星河将手扎在空中,朝着无名喊到。“该出发去秋风原了。”姜遇调整好气息,大步踏出,如今因为足脉修炼到极致,心中无杂念,功力大增。他速度其快,翻山越岭,很快就来到秋风原。姜遇的队伍自然也无法幸免,不过让他惊异的是这四人都很不简单,每一次的凶险都被一一化解,而且让姜遇诧异的是他们似乎有某种默契,将姜遇护在队伍中心。如果不是知道这几人的心思深处不怀好意,姜遇几乎都要被感动到了。

厮杀已经到了最后,那里被一群强大的修士打成了荒芜,杀机弥漫,剑气纵横,火光闪耀,姜遇一动不动,直到过了很久,那里才渐渐平静下来。“退下,让为师来,”师傅突然说道。

  “不变”的“巨变”

  用常数替代实物 国际单位制完成量子化变革

  本报记者 陈 瑜 翟冬冬

  “新的国际单位制从今天开始正式实施,计量开启蓬勃发展全新时代。”

  5月20日一大早,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国防科技工业电离辐射一级计量站副研究员宋明哲就在朋友圈发文,纪念有特别意义的2019年国际计量日。

  基本单位全部由常数定义

  在2018年召开的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上,经包括中国在内的53个成员国集体表决,全票通过了关于“修订国际单位制(SI)”的1号决议。根据决议,质量单位“千克”、电流单位“安培”、温度单位“开尔文”、物质的量单位“摩尔”等4个SI基本单位的定义由常数定义。决议于2019年国际计量日――5月20日正式生效。

  加之此前对时间单位“秒”、长度单位“米”和发光强度单位“坎德拉”的重新定义,至此,国际计量单位制的7个基本单位全部实现由常数定义。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方向介绍,国际单位制规定的7个基本单位,好比7块彼此独立又相互支持的“基石”,构成了国际单位制的“地基”。国际单位制规定的其他单位,如力的单位牛顿、电压单位伏特等,都可以通过7个基本单位导出。

  “这是测量科学迈出的关键一步,可以说计量正式迈入了量子时代。”国防科技工业电离辐射一级计量站主任刘蕴韬评价,这是自米制公约诞生后,计量世界中最重大的、革命性的事件。

  日常测量没有明显变化

  一直以来,全世界都依赖一块铂铱合金圆柱体――国际千克原器(IPK)来定义“千克”。

  IPK及其复制品19世纪末20世纪初制成,在当时满足了对计量基准准确度及稳定性的要求。但实物基准制成后,总有一些不易控制的物理、化学过程,使其特性发生缓慢变化,因而保存的量值也有改变。

  国际计量局官方数据显示,100年间,各国保存的质量基准、国际计量局官方作证基准与IPK的一致性共发生了约0.05 毫克的变化。但IPK质量究竟变化了多少至今仍然是个谜。

  “用基本物理常数普朗克常数重新定义千克后,质量基本单位更加稳定,量值传递更加可靠,不必再考虑IPK质量是否发生变化,更不必担心IPK丢失、损坏可能给全球质量量值统一带来的毁灭性灾难。”刘蕴韬说。

  “7个基本单位全部由常数定义,可以说是‘不变’的‘巨变’。”宋明哲解释,所谓“不变”,是指计量单位实现量子化定义后,人们日常接触的测量活动没有明显区别,从超市电子秤到工业大尺寸坐标测量机,定义修订前后,测量的数值并不会发生变化。“巨变”是指随着基本量的重新定义和量子测量技术的发展,计量基准可随时随地复现。通俗地说,人们在生产生活中将能够直接应用最准的“标尺”。

  我国测量能力居世界第三

  计量单位的重新修订,可能对人们生产生活产生巨大影响。

  宋明哲以已率先完成量子化定义的“秒”举例说,1967年以前,“秒”的定义是平太阳日1/86400的时间长度,1967年量子化定义后,“秒”的精确度提高了1000万倍,引发卫星导航定位革命,成就了数万亿美元的定位和服务市场。“现在人们日常用的地图导航、打车软件、共享单车等,都是‘秒’重新定义带来的丰硕成果。”

  “现代科学研究已经不局限于可视尺度,开展宇宙尺度的引力波研究、微观尺度的原子核内部问题研究等,都需要更加精确的基本量定义。”刘蕴韬告诉记者。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秦宜智表示,目前,我国获国际承认的国家校准测量能力跃居世界第三位,自主可控的国家时间基准达到3000万年不差一秒,长度量子基准达到每米误差不多于50纳米,都跻身世界先进行列。在这次国际单位制量子化变革中,我国对于温度、质量的重新定义作出了重要贡献。(科技日报北京5月20日电)

姜遇巴不得离老神棍远远的,说不准就一巴掌糊他头上,那种感觉让他头晕目眩,虽然知道老神棍不会伤到他,不过感觉真不好受。若是小人没有记错的话,就在数年之前,曾有一枚单叶冰前草在那一年的流金城拍卖大会上,竟然被拍出了二两黄金之巨的高价,而那枚单叶冰前草也才只不过能泡上一升美酒而已。

  《张大小姐》 洪晃:像镜子一样映射社会  

  洪晃12岁时赴美留学。后来从美国知名的瓦萨学院毕业,1996年回国创业。她办过杂志,开过服装店,演过电影,主持过电视节目。洪晃新书《张大小姐》的作者介绍中,说洪晃“是一个专业的不务正业人士。”或许,正是这种“专业的不务正业人士”,尤其适合当一名作家。洪晃出过三本随笔散文集《我的非正常生活》《无目的美好生活》《廉价哲学》。此外洪晃在网上积极活跃,发表观点犀利,行文流畅,深得年轻人喜欢。

  不过,写散文、写评论可以一气呵成。事实上,洪晃不少专栏文章,是在她去工作的路上坐在车里就写完的。但写小说是另一回事。虚构文学需要更高的技术含量,需要作者有足够的整体架构和情节谋划能力。好在洪晃特别擅长讲故事,一件小事就能让她讲得津津有味,惟妙惟肖。而且她最新出版的平生第一本小说《张大小姐》故事背景,正是洪晃比较熟悉的商政界时尚圈。她也趁机将自己的见多识广和丰富历练,融汇进自己的小说虚构中。

  矛盾的“张大小姐” 现实中的两面性

  张大小姐从酩酊大醉中醒来,眼睛都没睁开,光靠嗅觉就知道她现在的物质环境已经远离了她那“起码四星级”的底线……这是翻开《张大小姐》的开篇所见的场景。《张大小姐》故事情节很通俗、很接地气,爱情与悬疑并存。在小说中,被称为“张大小姐”的张燕是京城名媛,家庭显赫,又嫁了首富,自己和大学好友的公关公司也赚得金银满盘。小说以一起凶杀案开头。有一天,张燕接到警方一个电话,说在河北一个叫半挂坡的村庄附近发现一具被乱刀砍死的尸体,无法辨认。只是在他身上找到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张燕的手机号码。出于好奇,张燕就去认尸了,她万万没想到死者是她在纽约留学时候的初恋情人。前男友姜平的死,打破了张大小姐平静且物质优越的生活。

  小说中,“张大小姐”出身所谓的“上流社会”,先天就拥有远超于一般人很多的优越条件。但她在半生中不断迷失自我。如果大学毕业后她选择留在美国靠自己生活,或许能获得相对独立的精神世界,但一次打击让她果断选择了一条更容易走的路――回归到母亲的庇护和富豪丈夫提供的物质财富中生活。这位从纽约某新闻学院出身、理想是成为一名调查记者的张大小姐对此表示出矛盾的态度:一方面对此荣耀的生活洋洋自得,另一方面又不断产生怀疑和欲望。

  某著名杂志主编 不慎被读者对号入座

  或许是从事过时尚传媒业,对之有深刻的观察,洪晃在小说中写到了不少时尚杂志的“生财之道”。洪晃花了不少篇幅写一场“慈善晚宴”,其中个性鲜明、衣着暴露、喜欢坐老板大腿的孟主编想出了一个“完美买卖”:奢侈品捐出产品拍卖给大款,大款将拍下来的珠宝送给女明星。小说写到,这是“赢赢赢赢的买卖”:奢侈品得到宣传,大款得到明星,编辑部得到利润,某某公益机构也还是能拿到钱。

  犀利的洪晃,还详细刻画了一个跟“张大小姐”是塑料姐妹花的时尚杂志主编形象。其行为特征,让熟悉的读者很快就能对号入座,认为其来源是现实中某著名杂志主编。对此,洪晃说,她不是故意要写某个人,只是有些人的典型特质,对塑造小说中的虚构人物形象有用,于是就拿来当素材写进小说了。

  洪晃在小说写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每个富翁家里都藏着一个go bag,我们姑且将其翻译为“跑路包”,里面装着美金和伪造的护照。最后一章看似是个开放式结局,实际却颇具讽刺意味,故事的结局仿佛早已在开头暗示。从起高楼、宴宾客,到楼塌了,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虚构的框架中,却有真的世相。美国小说家汤姆・沃尔夫曾写过一部小说《虚荣的篝火》,对上世纪80年代纽约市上流阶级生活有辛辣的讽刺。其中人性及自私虚荣,给洪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大小姐》的最初灵感来源也与这部《虚荣的篝火》分不开。

  专访洪晃

  或许从某些人身上

  借用了一些特质

  近日,洪晃来到成都方所做了一场读者分享会。封面新闻记者也有机会对她进行了专访。洪晃快人快语,态度亲切,言行中透露出落落大方、素养深厚的气质,很难跟此前有人叫她的“名门痞女”称号联系起来。

  封面新闻:你曾多次解释,小说中的“张大小姐”不是你自己。但是这么多人一看就想问:张大小姐是不是就是洪晃本人?小说中的时尚杂志女主编,是不是写的现实中国内那位知名的“时尚女魔头”?虚构与现实的关系,是怎样的一个关系?

  洪晃:张大小姐不是我。当然我在塑造这个形象时,动用了我的一些生活经验和观察。我就是写了一个故事,从没有想过要写谁。我或许是从某些人身上借用了一些特质,但这绝不能说我的书里确实地写了谁。读者读到了什么,这是读者出于自己的道德行为和道德轨迹去决策的事情,故事本身就是故事而已。

  封面新闻:你怎么看待小说中的张大小姐这个人物?

  洪晃:与那个阶层有很多纯粹的利己主义者,和他们比起来,张大小姐还不算是坏的,至少她还在挣扎,还在犹豫,还有一点点的正义感。

  封面新闻:你这本小说很特别。写的是有钱有闲的那个阶层。小说中的张大小姐、她的母亲、老公以及身边很多朋友,都是所谓的“社会精英人士”,他们运营着大公司,资产过亿,身居要职。在当代文学作品中,很少被这么直接面对写过。

  洪晃:很多文学作品都是描写社会大众、普通平民的生活。刚好我见过这样一群人:他们比较有钱有闲,生活得很光鲜。我对他们的生活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和了解。那我可以用文学的方式,写出来让大家看看。或许写这一部分人,引发读者浮想联翩,对号入座,但是我觉得应该有人来写这个人群。对于现实世界的这部分存在,至少得有人用镜子照照这一面儿吧。

  封面新闻:你主编过时尚杂志,现在屏幕阅读这么盛行。你觉得,时尚杂志在今天该怎么迎接挑战?

  洪晃:我觉得,纸质杂志暂时还不会消失。这跟电视已经诞生一百余年的今天,广播仍旧存在,是一个道理。但读者永远在成长,纸质杂志想要在剧变的社会中生存下来,应该有能力重新创造自己。纸质杂志目前需要做的,是明确自己的定位,明确自身与网络、电视的区别在哪里,再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刷新自己的形式感。

  封面新闻:你的很多专栏文章,很受网友喜欢。让人好奇你的精神营养来源都是什么?

  洪晃:(拿出包里的kindle阅读器)我来给你看一下,我的精神营养来源在哪。我天天看书呐。比如我给你看我这几天集中读的两部作品:一本是《A Gentleman in Moscow》(《莫斯科绅士》[美]埃默・托尔斯著),一本是《The End of Men and the Rise of Women》(《男人的终结和女人的崛起》),前者是小说,后者是谈关于男女社会地位变化的书。这两本书真的很有意思。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实习生刘可欣

  池莉《大树小虫》

  人与人之间“量子版的纠缠”

  提到池莉,很多人最先想起的就是她的《生活秀》《来来往往》等小说作品。早在上世纪80年代,池莉的“人生三部曲”《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被誉为中国小说新写实流派发轫之作。其畅销代表作《生活秀》虚构的“鸭颈”小食,衍生出红遍全国乃至海外的“武汉鸭颈”,并形成了庞大的食品产业链,堪称文学深度介入现实生活的成功范例。池莉特别善于表达市井生活,她笔下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的武汉女性,令读者印象深刻。她的小说还多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或电视剧,为大众所熟知。近几年,池莉长篇问世的频率较低。她喜爱足球,曾去过南非看过世界杯,还尝试着亲自种菜。她对媒体透露自己的厨艺不错,打趣说或许有一天“池莉厨房”能够面世。2019年5月,距离上一部长篇出版十年之久,池莉推出她的40万字小说《大树小虫》。

  每个人物积极扮演推手的角色

  跟她此前的世俗化风格一致,池莉的《大树小虫》讲述的是平凡人的俗世生活。故事的现实背景设定于2015年的武汉,通过俞家和钟家两个家族的联姻,引出两个家族三代人命运与现世纠葛。故事围绕促使男女主角尽快生个二胎男宝这件头等大事,双方长辈使出浑身解数。在此过程中,每个人物都积极扮演着推手的角色,每个家庭不为人知的隐秘也逐渐袒露。

  这一次的小说涉及老中青三代人,仅是小说主线就写了十多位人物。内容围绕着现代人所关注的“二胎”、“代沟”等话题展开。男主角钟鑫涛是个80后,出生于富商家庭,父母竭尽全力为他打造优裕成长环境,从名校研究生毕业后,只待继承家业。85后女主角俞思语同样出生在条件相当不错的家庭,被爷爷奶奶众星捧月般呵护长大,性格天真单纯,不谙世事。这看似“门当户对”的婚姻大事,自然在众人的运筹帷幄、精密部署下,被设定成了“一见钟情”式的自由恋爱,很快就按部就班地步入婚姻殿堂。俞钟两家由此有了正式交集,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人类都是小虫在奋力地生活和爬行

  《大树小虫》除了表现琐碎的生活日常,还包涵了人生中超越生活带来的痛苦和烦恼本身的韧性。书中可以映射出时代的变化与不变的家庭伦理、社会纲常之间的各种矛盾,充满笑点、泪点、看点,也是人性之软弱被不断戳中的痛点。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的婚姻,从来都不只属于他们两人,生活被来自外界的诸种力量牵制。池莉用量子定理比喻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她觉得量子是最复杂的,可以在多个地点以任何状态同时出现,难以被看透,“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就如同量子的纠缠,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

  《大树小虫》的扉页上写着这样一段话:“一只盲目的甲虫在弯曲的树枝表面爬动,它没有注意到自己爬过的轨迹其实是弯曲的,而我幸运地注意到了。”这句话是爱因斯坦对广义相对论的通俗解释,也是池莉创作灵感的来源,更是整本书的题眼。“大树小虫不是我自己的思想,我是借的爱因斯坦的思想,我觉得我的思想力是不够的,”她在活动中提到,自己曾被量子力学的观点所震撼,这本新书正是试图从一个人文的角度来诠释它。

  人的一生中所有事都会被身边的人所影响,人们就在这样的生活里,一代一代坚韧地活下去,她觉得这样的状态很像爱因斯坦的那段话,“生活就是一棵巨大的树,我们人类都是小虫,在奋力地生活,奋力地爬行,但是也许从宏观上看我们爬行的轨迹真的是弯曲的,人们以为向上的时候实际上可能在向下。”她希望借助量子理论来映照生活的复杂,以及这一复杂中恒定不变的东西。文学评论家阎晶明点评道,“这本小说特别能够反映出池莉这么多年持之以恒的创作坚持,她对生活的理解带着强烈的烟火气,既承认生活的美好,也看到生活的苦处。”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实习生刘可欣

昊天又继而说道:魔天鬼府在天魔领域是一个令人发指的名字,曾经魔天鬼府依靠七人之力,灭了一个上千人的门派,个个都是实力非凡之人,那一位隋兵一身冷汗道“是,大人!”少可,独远纵马驰行,踏入五里镇之中,五里镇也是人多,一条宽阔石道直通北南,镇中所有的酒楼客栈,商业大店沿这一条南北大道两侧临立,不过最近因为一件扑朔迷离的案件所牵发的僵尸传闻,也是令众多的商铺之中诸多民营的铁匠铺的生意是脱颖而出,平日虽然都偶尔做着民用,或者是做着打理着一些来往两地的一般的生意,但是因乍现的僵尸,无不令驻地指定以外的铁匠铺的生意,逐渐焕然一新,变成了名副其实复古的实打实的锻造武器店了。

本文链接:http://sizefac.com/2019-03-02/90713.html


[责任编辑: 郑乐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