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派出机构首度处罚评估机构

如意生活网   2019-03-24 13:26:27   【打印本页】   浏览:73634次

西域狱空门之门徒,四道巨大的身影一一现身各处。金老的速度极快,哪怕是带着数人都没有被姜遇甩开,如今孤身一人追杀姜遇,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议,他飞行于半空,双眸的杀机都快凝成实质了,恨不能立刻结果姜遇性命。“轰!”轰轰”很快,曲之风愤怒无助之声很快淹没在了这机甲轰鸣声中,就见这巨大白色机甲座骑,继续在了无人迹的平原溪流的地貌之地继续驰电座短暂的间歇性飞行,所过之处乱石飞迸灰尘弥漫。

“如今巫巢发生变故,有着极大的凶险,但是百年一开的巫巢不能错过良机,需要诸位护持我族子弟,一旦平安归来,大巫将会亲授筑命之秘!”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似乎没有人能看到无名的底线,敌人越强他也就越强,从之前的霍城到现在的楚寻,敌人的实力越来越强,但是总归没有看到他实力的底线。

  响水爆炸死里逃生的工人:被埋7小时,在父亲鼓励下等待救援

  3月22日下午1点,响水化工厂爆炸第二天,56岁的苏洪倚靠在响水县人民医院急诊部走廊上,跟脸上布满缝针痕迹的伤者搭话,讲起儿子苏亮前一晚从废墟里被挖出的事情。

  经历了这番惊心动魄,苏洪整个人瘫下来,时而嚎啕大哭,不断重复着“我到处喊救命”“快急死了”,喃喃许久后,他又被家人扶着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盖着衣服沉沉睡着了。

  病房里,被父亲救出的苏亮,迟迟不敢睡觉。他还记得前一晚自己刚刚获救时,消防人员告诉他“千万不要睡觉”,怕他一睡不醒。

  3月22日下午1点多,苏洪睡在了走廊的椅子上。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图

  爆炸被埋

  苏亮今年33岁,是响水本地人,在位于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约5年。3月21日下午2点多爆炸发生时,他在厂里一栋只有一层的自动化控制室内,据事发地600米左右。冲击波将房子冲倒,机器柜挡住了楼板,苏亮和4名同事瞬时陷入黑暗,被埋在瓦砾之中。

  苏亮扒开石头的手有些发肿。头部被石头卡住、只能保持跪姿的苏亮和同事尽力扒开压着他们的小石头,留出缝隙维持呼吸。慌乱之中,苏亮的手机不知踪影,靠着同事提供的手机尝试联系妻子朱洁。

  另一边,始终联系不上丈夫的朱洁立刻赶往工厂,被路上的残酷景象吓得六神无主。因为封路,朱洁一时难以继续前行,只好回家打探消息。直到当日下午接到丈夫的电话,她才有了希望,连忙通知公公苏洪和亲戚前往现场。

  “化工厂里排水的地方这里一道沟、那里一道沟,一不小心踩进去人就爬不上来了。他爸在里面上过班,知道哪里有沟。”朱洁称,要不是公公苏洪在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9年,熟悉内部结构,很难第一时间在废墟中找到丈夫被埋的地点。

朱洁和苏亮同事的短信记录。陪伴与救援

  3月21日晚上7点半多,天色暗下来,借着手机微亮的光,苏洪摸索到儿子和其同事被埋的地方。

  “不要紧张,要保存体力,人很快就来了。”苏亮记得,父亲听到他的声音后,声音也带上了哭腔。安慰儿子之余,苏洪一边打电话恳求消防和亲戚前往现场救援,一边扯着嗓子冲着周围喊救命。

  苏洪不敢搬动太多石头,害怕结构松动后石头掉下来砸伤儿子,见被埋的人呼吸费劲,只好徒手刨去一些碎石,让他们能露出半截身体。

  因为封路,苏洪是徒步几公里赶到工厂的。一路上,他听到再次爆炸的传言、也被刺鼻的气味熏到,没有丝毫犹豫。从晚上7点多至近10点,苏洪一直陪在儿子身边。

  “怎么办?儿子在那,爆炸也不能管。”尽管回想当时的情景,苏洪有些后怕,但还是没有一丝后悔。

  “我们几个人都在里面哭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等待救援的时间里,埋在废墟下的苏亮心情也起起伏伏:一开始向外求救时的满怀期待,数小时过去还没被救出去的低落和害怕,父亲到来时又重燃希望……

  苏亮感慨,等待救援过程中,父亲一直在说鼓励的话,如果被救出时间往后再延迟半小时,自己很可能坚持不下去。所幸,连云港的消防人员赶到,当晚近10点,消防员和家属一起将他救出送医。

  响水县人民医院门口的黄衣交警和红衣志愿者为救护车开道。

  不会回去的化工厂

  “他嘴里、身上全是黑的,外套上全是玻璃碴。”在医院,看到丈夫通红的两只眼睛,朱洁既悲痛又庆幸。

  后来朱洁通过妹夫得知,苏亮被救出后,他的一个同事也随即被救出,尚不能确定其余3人的情况。

  苏亮和朱洁原本在外地一家机械厂工作,两人生了二胎之后回到苏亮老家,目前有一个9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家中住着楼房,有一定积蓄。这次事故发生后,这家人决心要跟化工做个了断。

  3月22日,朱洁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苏亮此前在化工厂工作时脚曾被烫伤,此后恢复情况较好。但这次的经历,让他们深感后怕,准备修养一阵后再找其他工厂的工作。

  “真的是死里逃生,化工厂是肯定不会再去的了。”朱洁说。

  (本文苏洪、苏亮、朱洁均为化名)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

“少侠......”一道白色身影纵空而起,天空白云,一路西进,速度之快,纵电驰行。西域圣僧了凡,及护驾索广,两人境界太低,意识防御极低,独远可以在于对方交战的时候,获取对方一些记忆的意识,这一次任务,圣僧了凡,及护驾索广的背后推手是西域狱空门的左梵天,是西域狱空门前往中原的先锋。策划这一次中途拦截事件就是西域狱空门的左梵天,意在收集佛心印,抵抗整个中原修真界。

  我们都走散了

  

  《地久天长》剧照。图/受访者提供

  王小帅专访

  时代的纹理都隐藏在日常生活的底下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电影上映前的最后时刻,导演王小帅开始变得异常忙碌,3月中旬,首映礼的第二天,王小帅在自己的工作室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房间里摆满了奖杯和文艺类书籍。他斜靠在椅背上,将两只脚搭上对面的桌子。这是这段时间里不多的闲暇时刻。

  当角色进入生活状态的时候

  你需要放手,让它发生

  中国新闻周刊:一些评论者提到,在你的很多作品中,知识分子的理性意识一直在场,影响着你对于历史和时代的呈现。但与此同时,你也经常强调直觉和冲动的作用,甚至是愤怒和动物性。这种看起来冲突的两种特质如何共存?

  王小帅:作为一个创作者,必须跟现实生活尽量去紧密相关。这样的话,才能对周遭发生的事情有感觉,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长久以来,我们的创作者总是把眼光远离这个现实,好像很多事情都事不关己,我觉得这样没有营养。

  具体到创作方法,无论是摄影机的摆放处理,或是演员的调度走动,还有环境的制造和布景,其实都是理性的,关键是一定要想好你想要什么,呈现的效果可以是现实主义的,也可能是魔幻或者悬疑的效果。很多东西都不是能设计的,当角色进入生活状态的时候,你需要放手,让它发生,这样你才能判断这个东西是不是要好于你的设计。直觉的东西迸发出来的时候,你要抓住它。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王景春和咏梅的表演为他们赢得了两座银熊的荣誉,他们在接受采访时也经常提到,表演的时候常常处于自然的生活状态。当演员的表演如此沉浸的时候,是否意味着导演的作者表达需要适度退场?

  王小帅:这次拍摄《地久天长》,时代背景的切片很多,要把每一个切片都做到让人相信,还是需要依靠演员来演绎。你必须把演员和这个时代放在一块。有的时候,是人物改变了自身的命运,另一些时候,他们的命运被时代改变。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或是政策方向的改变,都可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虽然呈现得很生活化,甚至让人家不知不觉地忘掉了摄影机的存在,演员也忘记了自己,好像真的投入在生活里面,但实际上这一切还是都是理性控制出来的,有一丝一毫的闪失,观众就会出戏。

  要保持最初的愤怒

  中国新闻周刊:《地久天长》的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无独有偶,贾樟柯近年来的作品,同样出现了很大的时空调度,《江湖儿女》还颇有些总结的意味。文学上有“中年气质”的概念,生命经验的增长与热情的不断变化可能会重塑一个创作者的风格。对于你来说,如何保持这种创作的活力和勇气?

  王小帅:创作的变化在每个阶段都可能发生。我不能说到这个年龄必然就更加成熟,只是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角度会更多,时间轴会拓宽。但也有人担心说,因为有了这些方方面面的东西,就失去了一些锋芒,以及初入世界的闯劲儿。

  的确,年轻的时候有更多的创作热情,但毕竟那时候生命还比较短暂,常常是在表达自己的荷尔蒙,对外界的看法还比较单一,这都是情有可原的。当你对现实生活和社会历史的认知更加全面的时候,如果在创作上还能保持一些新鲜的感觉,这样的状态就会比较理想。要保持最初的愤怒,年轻时的那种敏感不能丢。对于我们来说,越到这个阶段,其实越是好的时候。

  中国新闻周刊:年龄的增长,给你在创作上带来了什么?

  王小帅:走过了这么多年,对于生活的体会,特别是这种时间感,都会发生改变。此前的创作,有些故事可能发生在一天之内,或是一段时间之内。但是如果你从一个更远的角度去看的话,其实生活要丰富很多。给生活一个时间,可能每个阶段发生的事情都是常规的剧本思考所意想不到的。

  这种感受也让《地久天长》有了更长的跨度。可能某个事件成了人生的转折点,影响了一段时间,但如果让它继续往前走的话,可能又会出现新的变化,其实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也是生活给予我们的答案。

  那些不同的经历和轨迹

  都会变成各自的精神密码

  中国新闻周刊:你前面提到,创作者与现实生活的关联。你平时喜欢摄影,近期还制作了一部名为《我的镜头》的记录实验作品。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如何保持这种对周遭环境的敏感与触觉的?

  王小帅:我看过一些老照片,都是外国人拍的,三四十年代,或者六七十年代,镜头里的人埋头忙着吃喝拉撒,对这些不重视。现在条件好了,肯定会有很多很多的记录,我觉得这些东西特别有价值。

  不拍摄的时候,我就离开办公室,走街串巷。走得更远一些,你会发现,很多的老人聚在街头巷尾,一起下棋,或是聊天,也可能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待在墙根晒太阳。这就特别中国,不像在欧洲,大家更习惯坐在咖啡馆。我也挺羡慕这种邻里之间的生活细节,唠唠家常,聊聊天,这是我们的情感方式。

  现在我们大家都走散了。如果生活在同一个小区里,还能走动走动,算是对生活的一种抚慰。到了饭点儿,就被各自的老伴或者孩子叫回去吃饭。那些历史的褶皱,时代的纹理,都隐藏在日常生活的底下。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许多作品里的故事都有着历史和时代的背景,比如“三线建设”,这次《地久天长》则涉及计划生育政策、工人下岗潮等等。在你看来,对于过往时代和地域的叙述是如何与此时此地的现实发生关系的?

  王小帅:《地久天长》讲的就是这样,不管出了什么事,生活还要继续走下去。有的人选择将过去的隐藏在心里边,有的人则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可能遇到事情之后,并没有去应对,或是调和。事情过去之后,大家用新的生活形态去覆盖它,但是有些东西是挥之不去的。那些不同的经历和轨迹,都会变成各自的精神密码。

  国家也是如此。我希望对于国家的这种形态来说,可以对走过的路进行反思。因为国家的里面,就是老百姓。

  一个人经历的所有那些

  都不会白经历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从北电毕业之后分配到了福建,待了两年之后选择离开那里,回到北京,开始了独立制作的路。《地久天长》的故事里,这对夫妇经历了丧子的伤痛,离开内蒙古,来到福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这次去福建拍摄,算是重回故地,你的感受如何?

  王小帅:对于福建,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年轻的时候,为了拍电影,去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种暗合的体验还是有的,去了以后,从语言到生活方式,都完全不一样,好像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度。

  这种陌生感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产生了一种恐慌和焦虑,没有经验,也不知道未来,就是觉得,怎么自己很习惯的那种生活突然就断裂了。但是,人经历过的所有那些,都不会白经历的。

  中国新闻周刊:像你这样从独立制作阶段一路走过来的电影创作者,其实一直在跟外在的大环境进行互动。你在近期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这次创作《地久天长》,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在你看来,现在的创作是自由的状态吗?

  王小帅:还是不太自由。创作的根本在于打开想象,给它自由的空间。对于想象的束缚可能来自方方面面。拿教育来说吧,学校和老师有规定的标准答案,必须往这上面靠,才能拿高分。除此之外,还有文艺政策和商业市场的变化,都会对创作产生影响。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你怎么不闻闻?这是花的清香,大自然的馈赠,”器灵看到杨立奇怪地看着自己,倒是善意提醒道。看到器灵满眼满脸的满足,杨立有一股怀疑自己看错了的冲动。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不会吧!杨立再一次用眼神,很畏惧地朝自己身上那一块黄黄的地方望去。“嗖,嗖...嗖!”独远外探神念何其之快,从入口之处直接冲顶腾空摇摇之上。加上先前那位黑衣人自从纵空此处空间已然是不见所踪,这所过之处完完全全是洞悉一切。“噗通!”石块落入岩浆之中,半空中又是一道身影掠过,那个武者猛的踩重了那个还没浮下去的石块,然后一个借力身影朝着那朵地苍火莲掠了过去。

本文链接:http://sizefac.com/2019-03-02/90713.html


[责任编辑: 李流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