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林场绿色转型:伐木工变采茶人

如意生活网   2019-05-21 05:05:44   【打印本页】   浏览:64807次

石暴头戴毡帽,驾着马车向着中心镇的方向疾驰而去,一股尘土冲天而起,将石暴和马车的身影尽皆掩映在了其中,远远看去,尘土飞扬间,似乎有一条长龙正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之上,穿梭奔腾,不可一世。石暴、海大龙与南镇造船所的一应人员很快就在大船的技术环节上达成了共识。就不觉得想起了爷爷。

抱石院实在是太冷清了,没有什么值得他细细研究的地方,除了修炼外就是整天在附近的林间走动,这很无聊,对于姜遇的心境来说就是一种磨练。“那就死当吧,你开个价。”石暴微微一笑,冲着当铺老板说道。

  新华社北京5月19日电 人民日报5月20日署名文章:捕风捉影者,风必摧之

  ――“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论”可以休矣

  钟声

  最近,美国一些人在国际上到处哭天喊地地叫喊,“我们受到‘不公平待遇’,中国获得‘不公平优势’”“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种处心积虑炮制的“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论”,实际上就是为了给自己大搞经贸摩擦、打压和阻遏中国发展披上“正义外衣”。

  这两年,美方屡次三番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大做文章,无中生有地对中国进行指责。2018年3月,美国发布对华301调查报告,声称“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存在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尽管和者甚寡,美方却呱噪不休。近日又有美国官员说,“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对贸易谈判构成挑战”。虽然美方调门很高、跳得很高,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但事实就是事实,谎言代替不了真理,“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之类的妄言纯属捕风捉影,谁会相信呢?

  有的美国官员煞有介事地宣称,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数千亿美元”。其实对于这个数字,很多美国有识之士也嗤之以鼻。人们实在猜不透,这样的数字是如何算出来的?!只能说这是某种具有超凡数字放大功能的天才大脑臆想出来的!曾几何时,有人说过,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看来美国有的人至今仍奉此为圭臬。

  这种不靠谱的数字,只有不靠谱的人才干得出来。以“301调查”为例,美国身兼当事人、警察、检察官、陪审团、法官等多重角色,单方面对其他国家知识产权状况进行评判和指责,随心所欲,添油加醋,无中生有,靠的只是凭空假设,何来公正?如果调查基于想象以及选择性数据,那就是一种科幻小说了!美方对此心知肚明,只是想给自己的无理之举找一个冠冕堂皇的托词罢了。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经过几十年不懈努力,从社会观念到法治环境,再到实际的保护力度,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都取得了飞跃式进步,成效显著,举世公认。早已从“要我保护”发展到“我要保护”。

  中国已建立起一套较为完备、高标准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不断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成为世界上审理知识产权案件尤其是专利案件最多的国家。2018年,中国对外知识产权付费高达358亿美元,已成为全球第四大专利进口国。前不久发生的这件事,大家可能记忆犹新:苹果与高通间的专利许可费用之争,双方先后在中国提起大量诉讼。美国企业用实际行动告诉世界,信任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公道自在人心。中国的努力,正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刊发文章表示,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近年来得到飞速改善,中国不是知识产权的偷窃者,而是保护者。即便是2016年以前美国政府的官方报告,也积极肯定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的成绩。然而,近两年美国一些人却无视事实,来了一个基于反华中轴的大转弯,自己不断抽打自己的嘴巴,只能说他们是借保护知识产权之名,行政治打压之实。知识产权本应是各国创新合作的桥梁,在美方手中,却成了政治工具,成了遏制他国的武器,成了霸凌世界的遮羞布。

  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不少外国企业从自身利益出发,同中国企业开展技术合作,这是市场契约行为,外国企业获得了众所周知的丰厚回报。即使知识产权保护出现问题,也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自行解决。美方乱挥知识产权“大棒”,是对产权和信用意识的否定,对契约精神的否定,对市场规律的否定。一些美国人有个奇怪的逻辑,算算美国手中的东西值多少钱,最后就直接把这个天文数字的总和说成是被别人“盗窃”了。

  事实胜于雄辩,真理走遍天下。记忆力健全的人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靠“盗窃”能实现现代化。人们不禁要问,美国是靠“盗窃”发展起来的吗?美国能靠“盗窃”发展起来吗?恐怕美国一些人是要急于否定的。一句话,中国发展成就是中国人踏踏实实干出来的。美国一些捕风捉影者,必将被强劲的东风吹下历史的舞台!

“嗯……啊……哦,当铺,当东西。”年轻男子用手指了指当铺的大门,嘴里面含混不清地说道。也就在这个时侯,另外的几名大汉也是将手中的荒野雄狮一扔,随即呼啸着冲了过来,拳脚齐动,没头没脸地砸向了石暴。

  黄景瑜主演以中国特大缉毒案件为原型改编电视剧,导演接受新京报专访

  《破冰行动》最难演的是吴刚的角色

  正在网台同步播出的《破冰行动》以“中国特大缉毒案件”――雷霆扫毒“12・29专项行动”真实案件为创作蓝本,以剧中的李飞(黄景瑜饰)和李维民(吴刚饰)这对缉毒警父子挖开东山市毒网为主线,再现了这一中国特大缉毒案件的侦破过程,并对“第一制毒村”背后复杂的毒品形势进行深描。该剧导演傅东育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自己是带着很沉重的心情去拍的这个故事,“戏里有一些对案件之外的表达,关于受到毒品危害的表达,关于制毒人命运悲哀甚至绝望的表达,其实是一种警示,我觉得这是更让人触目惊心的。”

  取材

  还原中国特大缉毒案件

  《破冰行动》根据2013年广东开展“雷霆扫毒”系列行动的真实事件改编。在著名的12・29行动中,缉毒警一举歼灭了“制毒第一村――博社村”。

  《破冰行动》开篇就进入缉毒主题。镜头中,逃窜的毒贩跳过破旧的居民巷,追逐着的缉毒警与武警兵分两路绕后而行……为了更完整地呈现出整个缉毒案件的始末,编剧团队飞往中山、佛山等地100多次,实地到各村落采访创作,采访参与专项行动的公安民警数十人;导演组历时两年考察取景。

  缉毒题材影视作品此前有过不少佳作,从早期的《永不瞑目》《玉观音》到《湄公河行动》《边境风云》《门徒》等。据导演傅东育介绍,《破冰行动》在专业上努力往类型化上靠拢,剧本从筹备到开拍,修改了数十次,逐渐抹杀掉“非类型化”的痕迹,最终定稿的剧本把重心放在刻画“塔寨村”中各怀心事的警察和毒贩。“戏里有没有英雄主义,有没有浪漫主义,有没有像堂吉诃德这般义无反顾的人,有没有执迷不悟的毒枭,人物的塑造和勾连是完成类型片所必要的元素。”

  表达

  更想探讨毒品危害的根源

  剧中“塔寨村”的原型就是专项扫毒行动中打击的制贩毒堡垒村“博社村”。傅东育透露,在侦查塔寨村以及最后的收网行动,全部是参考当时专项扫毒的真实抓捕,并且多次和广东省公安厅领导以及当时参与这次抓捕行动的一线干警们进行了沟通,观看了大量当时抓捕的纪录片和视频资料,可以说是高度还原了12.29的抓捕行动。

  在了解缉毒的一系列过程中,导演傅东育说,他更在意的是想探究“毒品”危害的根源是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生产这么大量的“毒”,而且是长期地生产。“如果我们简单归结为有保护伞,受利益的驱动,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相反,当我到了广东,看到这次缉毒行动之后,有种‘毒’要毁灭人类的感觉,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毒’的这个危害性。这种危机感是扑面而来的。”

  在导演傅东育看来,“3年,2万人的村落,集体制毒,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有羞耻感和道德感吗?塔寨村,以宗亲为基础,互相包庇,集体制毒,正是失去了对信仰的敬畏,最终受到了法律与人民的审判。”

  演员

  黄景瑜没有输给配戏的老演员们

  新生代演员黄景瑜在剧中扮演东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缉毒警察李飞,缉毒警察是和平年代下牺牲率最高的警种。黄景瑜此前曾凭借《红海行动》中狙击手顾顺一角,硬汉小生形象深入人心。导演傅东育坦言,他一开始对黄景瑜了解不多,也有些担心,“我现在觉得,这个选择是正确的。黄景瑜是属于阳光而硬朗的小生系,外形很符合。他完全扛住了男一号的形象,与为他配戏的老演员、老艺术家们相比来讲,他没有输。所以在这点来讲我还是很自豪的,黄景瑜也给了我很多惊喜,他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

  剧中吴刚饰演的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李维民,在他的身上,既能瞥见那种身居高位、宛如“棋手”的仪表姿态,又能察觉他牵一发而动全身、迟迟不敢“落子”的怀疑与琢磨。傅东育认为,这部剧中最难演的就是这个角色,“他不断地开会,然后布局,基本上没有什么动作,也没有大量的台词。在剧本的阶段,让我感觉是非常概念化的角色,一个禁毒局的局长。但是吴刚把每一时期人物处理得非常有情感,这点是他的自我设定,所完成的角色让我也感觉非常清晰。”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石暴大惊不乱,翻身仰卧,那杆长矛倏忽间斜举向上,冲着荒野雄狮直刺而去。“是啊,这提心吊胆。”杨立深知他们二人为他所做的一切,心中早存有感激,特别是他的师傅,为了他,而断送了一臂,更在今天亲情流露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称他为“立儿”, 这种血浓于水的恩情,他没齿难忘。

本文链接:http://sizefac.com/2019-03-01/15238.html


[责任编辑: 邱泽]